一颗小钱草

。。。


独元殇 发布于  2019-4-24  18:14

穿梭在囚涯 一九年四月七日

这是我在房顶上拍的一张狠不起眼的图,不是有什么深刻涵义,是我实在找不到什么可拍的了,今天一天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像往常一样早上很久起来,糊弄点吃的,再睡到下午,妄想下午我会好好去学,然后就是去房顶吹风,这是唯一能提现我这种清心寡欲的生活的照片。我每天就是看的这景色。下午,我想拍一个小视频,最后太累了,没拍完。晚上陈龙又找我,然后出去转了一圈,遛狗,还把他的狗跟我狗弄到一起,我的狗太小了,吓得不敢动。


独元殇 发布于  2019-4-8  18:12

穿梭在囚涯 一九年四月七日

这是我在房顶上拍的一张狠不起眼的图,不是有什么深刻涵义,是我实在找不到什么可拍的了,今天一天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像往常一样早上很久起来,糊弄点吃的,再睡到下午,妄想下午我会好好去学,然后就是去房顶吹风,这是唯一能提现我这种清心寡欲的生活的照片。我每天就是看的这景色。下午,我想拍一个小视频,最后太累了,没拍完。晚上陈龙又找我,然后出去转了一圈,遛狗,还把他的狗跟我狗弄到一起,我的狗太小了,吓得不敢动。


独元殇 发布于  2019-4-8  12:16

社会的呼唤 一九年四月六日

这个狗狗是李钊家的狗狗,今天下午陈龙来找我,在我家玩了会儿电脑后,想到今天可能李钊放假,就去找他了,可是到他家他还在回家的路上。在这之中,得知李钊因为小烂问题打架斗殴,不想去学校了,在安阳报了个辅导班,我心里是心笙摇荡,亦是瞠目,不想多说什么了。 我本身对狗子很感兴趣,于是就循他家的狗声找去,发现在厕所旁的它,这条狗已经在他家很久了,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注重它的模样。 今天晚上,李钊,陈龙,还有不太联系的李晓宇来找我,一起去了集市上的台球厅,打了很久台球。 至此,我在家已经六个月了。距离高考也是两个月整。这期间我遇到太多社会上的影像了,我深知如果飘到社会上,是多么难以生存。


独元殇 发布于  2019-4-7  18:11

社会的呼唤 一九年四月六日

这个狗狗是李钊家的狗狗,今天下午陈龙来找我,在我家玩了会儿电脑后,想到今天可能李钊放假,就去找他了,可是到他家他还在回家的路上。在这之中,得....


独元殇 发布于  2019-4-7  08:03

每天一个照片一个文章,记录生活每一天

现在有了相机了,所以以前奢望的照相就成了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同时,也不那么让人能感受到在时间的映衬下,它用那震撼人心让人通过一个方框就能看到时空的另一面的迷人的魔力,毕竟任何东西多了都会不值钱的。 我...


独元殇 发布于  2019-4-6  18:11

每天一个照片一个文章,记录生活每一天 独殇小册

 现在有了相机了,所以以前奢望的照相就成了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同时,也不那么让人能感受到在时间的映衬下,它用那震撼人心让人通过一个方框就能看到时空的另一面的迷人的魔力,毕竟任何东西多了都会不...


独元殇 发布于  2019-4-6  14:55